首頁-->新聞-->媒體視線-->熱點評論
惠民記——太行山生態修復系列報道之三
時間:2019-06-18 10:13   來源:河南日報   訪問量:

淇水蜿蜒穿太行。(本報資料圖片)

焦作林場內被森林包圍的小山村。(記者 陳慧 攝)

  一座山的歷史,也是一部生態變遷史,更是一部經濟社會發展史。

  雄峙豫西北、屏護黃淮海的南太行,曾經生態惡化、滿目荒蕪。中原兒女30多年持續播綠,新時代國土綠化再度提速,誓讓綠意覆蓋荒涼,豐饒驅逐貧瘠。

  放眼今日太行,山巒疊翠,群峰競秀,溝溝嶺嶺發生著喜人變化。綠起來、美起來、富起來,綠水青山釋放著巨大的生態、經濟、社會效益,成為惠澤四方、永續釋能的金山銀山。

  太行為錦,林木做筆,一幅綠滿山川、百姓安樂的動人畫卷正在天地間鋪展。

  厚積濃綠 最美生態潤民

  《中國國家地理》曾寫道:太行山,把最美的一段給了河南!

  最美太行,離不開最佳生態。最佳生態,藏在太行深處。

  5月16日,記者趕赴地處深山區的林州市石板巖鎮采訪。

  沿著山區公路盤旋而上,穿過一條長長的隧洞后,氣勢磅礴的太行大峽谷撲面而來。大山雄奇險峻,茂林綠意盎然,沁人心脾的空氣,讓人不由降下車窗深呼吸。

  石板巖鎮鎮長楊志剛告訴記者,30多年持續開展飛播造林、人工造林、封山育林等,石板巖鎮昔日蕭瑟的景象一去不返,目前森林覆蓋率高達82%。

  樹多了,山朗潤起來,空氣越來越好,每立方厘米負氧離子含量高達4000多個。楊志剛對此深有感觸,來石板巖工作后,他多年的鼻炎不治而愈。

  一個山區小鎮的變遷,和整部太行播綠史緊密相連。

  上世紀80年代開始,河南積極響應國家號召,在太行山區不斷掀起大規模生態建設高潮,太行山綠化、天然林保護、退耕還林、廢棄礦山治理等工程相繼實施,森林覆蓋率由1986年的12.8%增至2018年的21.48%,森林生態系統得到很大改善。

  一座座荒山染綠吐翠,唱響動人的生態詩篇。一棵棵樹木挽手成林,守護著藍天黃土。太行在變,變為一道牢固的生態屏障。

  2013年,我省對太行山綠化工程(當時已實施20年)的評估顯示,20年水土流失面積減少36.64%,年調節水量11655.64萬噸,年可釋放氧氣69萬噸。

  巨大的山林好像一座蓄水池,大雨時蓄水,平時則慢慢釋放涓涓細流。現在石板巖鎮的河里冬天也有水,過去則是典型的季節性河流。

  青山如黛,秀水如練。環境日趨好轉的太行山,也成為植物的寶庫、動物的天堂,區域動植物種群不斷豐富,生物多樣性得到保護,近年來一級保護動物金錢豹、原麝等頻頻現身。

  像石板巖鎮這樣的深山區,人為影響因素較少,又經過多年修復,崇山峻嶺上,萬木森郁、滿目蒼翠,生態環境極其優越。

  稀缺的生態資源,秀麗的山水風光,打造出一個個資產優良、潛力巨大的“綠色銀行”,為山區綠色發展夯實了基礎。

  各地充分利用得天獨厚的生態條件,加強山區基礎設施建設,積極探索旅游發展模式,一個個貧窮山村變身世外桃源,一處處秀麗山水成為網紅打卡地,云臺山、神農山、八里溝、萬仙山、云夢山……南太行眾多景點圈粉無數、聲名遠播。

  石板巖旅游業快速發展,年均接待游客130萬人次,現已成為聞名遐邇的寫生基地,淡季入住的寫生學生也能達8000多名。農家樂、賓館有400多家,每家年均收入20多萬元。

  “桃花嫂子”申蘭英是石板巖鎮桃花洞村人,她的人生軌跡折射著當地旅游業的勃興歷程。

  2000年,申蘭英的丈夫去世,留下兩個孩子,兒子上大學,女兒剛剛初二。還留下點賬面上的錢,是丈夫一直沒有領到的村主任工資,每年700元,欠了10年。

  面對困境,申蘭英擦干眼淚,搭起棚子賣面條。山村游人越來越多,一碗面從2元賣到如今的20元,“桃花嫂子”也成了品牌。“夏天生意最好,一天收入1萬多元。”在店里忙活的申蘭英,說起現在的生意滿面笑容。

  過去石板巖鎮貧困閉塞,百姓大多外出打工,戶口紛紛外遷,現在則出現了戶口回遷的新動向。2007年石板巖鎮人均年收入只有1618元,2017年已達到14078元。

 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,改善生態環境就是發展生產力。生態環境的優良度,決定著旅游產業的深度廣度。

  修武縣地處太行山區,當地高度重視天然林保護,森林覆蓋率達50.21%,森林旅游總面積達3.88萬公頃,豐富的林業資源讓云臺山景區發展后勁兒十足。近年來,修武縣開發生態康養、高端民宿等旅游新業態,正在由門票經濟向產業經濟轉變,旅游業帶動群眾致富的能力不斷提升。

  走進云臺山鎮岸上村的一家民宿,精致典雅的中式風格大廳里,老板娘張貴香穿著淡雅的旗袍,正嫻熟地給客人表演茶藝。這家民宿旅游高峰期每間房費達600元/天。張貴香是土生土長的岸上村人,穿著旗袍把錢賺,這是她過去不敢想的事。

  景區開發前,云臺山鎮還是全省有名的貧困鄉鎮,岸上村人均年收入不足300元。隨著云臺山景區日益火爆,岸上村也吃上了旅游飯,村里家家蓋賓館,戶戶開小車,實現了從省級貧困村向“明星村”的華麗轉變,如今人均年收入達5萬多元。

  新鄉近年來全面整合南太行旅游資源,依托萬仙山、八里溝、寶泉等眾多成熟景點,構建以休閑旅游為主題,避暑康療度假為核心的旅游經濟發展模式。

  “過去一年到頭吃不上幾頓飽飯,吃肉就更別想了。”輝縣市沙窯鄉郭亮村村民郎建軍回憶。如今隨著郭亮村成為國內知名景區,郎建軍家的農家樂床位已增至100多個,一年收入幾十萬元不成問題。

  去年輝縣接待游客突破1000萬人次,實現社會綜合效益60億元,旅游直接從業人員3萬多名,近30萬當地百姓從事與旅游相關的工作。

  良好生態環境成為群眾生活質量的增長點,老百姓切實享受著綠水青山帶來的真金白銀。一座座山巒,一條條溝谷,已成為群眾增收致富的生態寶地。

  播撒新綠 多重效益富民

  5月23日,濟源市五龍口鎮省莊村的荒山上,密布的魚鱗坑、細細的側柏都在訴說著造林的不易。這里地處太行山淺山丘陵區。

  “我省太行山淺山丘陵區面積大,巖石類型多為石灰巖,山勢較陡,水土條件差,且受人類活動影響大,是太行山區造林綠化的難點。”省林科院林業研究所所長李良厚說,淺山丘陵區也是我省近年太行山的造林重點。

  因為距離城市村鎮較近,淺山區生態得以修復后,成為綜合效益最顯著、最易惠及百姓的福地。

  兼顧綠化與林果業發展,實現農業種植結構的調整和優化,讓山地既生綠也生金,已成為我省太行山淺山丘陵區造林的重要模式。

  林州市山地丘陵占86%,素有“七山二嶺一分田”之稱。亂石坡不適合小麥、玉米等糧食作物生長,卻適宜種花椒、核桃、板栗等耐旱經濟作物。

  2013年,林州市提出調整種植結構,大力發展坡地經濟的思路,尤其是核桃栽植面積快速增加,目前全市核桃栽植總面積達到18萬畝。

  “俺村現在山頂是松樹、山腰是櫟樹、山下是果樹,有了這些樹才有了好環境、好收益。”5月16日,林州市姚村鎮水河村村支書原章生對記者說。

  靠山吃山,怎么“吃”?水河村曾經發展香菇產業,但種香菇要上山砍樹。為保護生態,水河村后來改弦更張,大力發展林果業。目前村里的荒山已全部綠化,千余畝果樹成了搖錢樹,水河村好似花果山。村民林果業人均收入已達6000元。唐文奇是村里的林果大戶,他種的桑葚畝產值高達五六萬元。

  濟源市山區面積超八成,當地充分利用現有林業生態資源,積極發展林下經濟,讓“一畝地”生出“兩份錢”。今年濟源林下經濟面積將達49.2萬畝,產值預計可實現8.72億元,輻射山區5個鎮47個貧困村852戶貧困戶。

  鶴壁市太行山區特色林果業近年發展迅速,已建成淇縣北陽櫻桃、淇濱區金山桃梨、山城區石林綠嶺核桃、鶴山區姬家山紅油香椿等林果產業集群,全市林果面積達21萬畝,林果采摘游熱度一年高過一年。特色林果業年提供就業崗位近萬個,人均增收3000元左右。

  省生態林業工程技術研究中心主任樊巍分析,我省太行山淺山丘陵區離城市近,離生態產品消費群體近,林果業、旅游康養業潛力巨大。這些山區適宜果樹生長,而且山前溫度高,春季果樹長勢良好,可以和旅游業有機結合。

  太行山綠化建設,能夠起到防風固沙、涵養水源、調節氣溫等作用,有利于促進糧食高產穩產,為維護國家糧食安全提供重要保障。

  衛輝市唐莊鎮西山是“困難地”造林的典范。20年來,唐莊群眾在“太行公仆”吳金印帶領下,硬是把荒山石山變成了果山綠山。

  5月21日,站在西山上眺望,山腳下就是大片金色麥田。唐莊鎮林業站站長楊超說,過去麥子收割前空氣干燥,常常刮干熱風,影響小麥生長,現在山林長起來了,干熱風明顯減少。過去山洪多,現在雨水被山林涵養,小雨不下山、大雨不進溝,有效保護了山下的莊稼。

  良好的生態環境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,焦作市龍翔礦山公園的變遷讓記者對這句話有了更深切的感受。

  這里曾是山崩地裂、塵土飛揚的礦山,生態遭到嚴重破壞。近年來持續開展礦山修復工程,大山的傷口漸漸愈合,裸露的荒坡披上綠裝,千瘡百孔的礦山變身生機盎然的公園,成為群眾休閑娛樂的好去處。隨著焦作北山治理工程的開展,縫山針公園、黎明腳步公園等,都從荒蕪之地變為深受市民好評的綠色休閑地。

  森林是水庫、錢庫、糧庫,隨著我省太行山區生態修復的持續推進,一個個水庫、錢庫、糧庫不斷涌現,一片片林海靜默無聲,卻撐起新的天地,惠及山鄉田野,催開如花笑靨。

  應綠盡綠 美美與共樂民

  5月20日,站在山頂,望著遠方,戴琳向記者描述著他的綠色計劃。因無法割舍23年軍旅情,戴琳夢想打造一個軍事體驗基地。他在輝縣市黃水鄉承包了6.05平方公里的荒山,讓荒山染綠是他實現夢想的第一步。

  俯瞰夏日的太行,深深淺淺的綠,勾勒著大山最美的容顏。但仍有大片荒山,像黃水鄉的軍事體驗基地一樣,期盼著綠色的暈染,期盼著與林海的相逢。

  30多年來,我省太行山生態修復工作持續推進,一年接著一年干,一代接著一代干,一座座荒山褪黃增綠。眼下,栽種條件相對較好的荒山荒地已基本完成造林,剩余的多是遍布砂巖碎礫、瘠薄干旱的“困難地”。與此同時,在持續增綠方面也面臨著一些亟待破解的難題。

  在林州市紅旗渠干部學院附近的荒山上,一棵棵樹木茁壯挺立,枝繁葉茂。“這里石多土薄,林木不易成活,造林投入達到一畝4萬元。若按常規造林標準,不可能達到這樣的效果。”林州市林業局總工武俊生說。

  目前,國家太行山綠化工程采取的是補貼性投入方式,每畝僅為500元。但我省太行山自然條件惡劣,按照這個投入標準種樹,成效難以保證。

  “太行山綠化越到后期越是硬骨頭,必須加大投入,提高標準,堅持系統治理原則,喬灌草合理配置,高質量推進太行山生態修復工作。”樊巍說。

  此外,山水林田湖草如何綜合治理,林業經濟如何從粗放增長向集約增長轉型,如何構建健康穩定的森林生態系統……也是太行山生態修復時需要探索的路徑。

  生態治理,道阻且長,行則將至。大山在呼喚,時代在呼喚,中原大地給予最好的回應!

  我省深入踐行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,正全力實施國土綠化提速行動,為生態文明建設打下堅實基礎,把國土綠化、生態保護、經濟發展統一起來,探索讓生態優勢轉化為發展優勢的綠色發展路徑。

  抓國土綠化,鋪就綠色底色,正成為撬動我省太行山區各市實現高質量發展的有力杠桿。

  焦作,這座“因煤而興、以礦起家”的重工業城市,曾以“黑色印象”出現在人們面前。如今焦作牢固樹立綠色發展理念,做好北山治理、造林綠化工作,美麗焦作的藍圖正逐步變成現實。

  今年,通“綠廊”、筑“綠心”、密“綠園”的“綠色”行動再次寫入安陽市政府工作報告。一張藍圖繪到底,“森林古都、山水安陽”讓人充滿期待。

  去年出臺的《森林河南生態建設規劃(2018—2027年)》,為森林河南生態建設制定了“路線圖”和“時間表”。翻閱規劃,太行山地生態屏障建設是其中重要內容。未來太行山的功能定位為“森林質量提升,生物多樣性保護,保持水土”,一系列重要舉措將不斷實施。

  南太行山水林田湖草生態保護修復工程即將啟動,預計投資97億多元,實施山體修復、水生態修復、林草生態修復和土地質量修復等4大類工程。預計到2020年年底,實現南太行地區生態環境質量明顯改善,生態系統服務功能有效提升,基本形成生態安全屏障。

  省林業調查規劃院副院長趙義民說,在改善生態脆弱性,做強生態屏障的基礎上,太行山區不少地方通過發展生態種養業、生態旅游、生態康養等,富民成效顯著。未來更多群眾將端上“綠飯碗”、吃上“生態飯”,美麗生態化為美麗經濟,美麗經濟助推美麗生態提檔升級。

  林州市黃華鎮的太行山腳下,有個古板栗園,8000余株古樹,最高樹齡超過700年。古板栗樹綠蔭如蓋,好似精神矍鑠的老人。幾百年來,板栗樹獻出累累果實,滋養哺育當地百姓。如今,樹老根疲,人們建起公園把古樹保護起來。樹育人,人護樹,如此相依相伴,相護相生。

  “人與自然和諧共生”,穿行溝壑林莽,回望太行黃綠之變,這句話總在心頭縈繞。(本報聯合報道組)

  統籌協調組:張華軍、任國戰、陳學樺、郭戈

  文字報道組:張海濤、陳慧、楊之甜、曾鳴

  視頻圖像組:李虎成、李亞偉、姬姣姣、蔡迅翔


責任編輯:
河北快3最大遗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