· 特別推薦國土資源管理...
 · 全省國土資源系統書畫...
 · 省環境院開展文明禮儀...
 · 我廳舉辦核心價值觀主...
 · 河南省地質博物館召開...
 · 全國首屆“中國最美地...
 · 我部第二屆職工運動會...
 · 國土資源部舉辦第二屆...
 · 永遠的豐碑 紅色記憶...
 · 胡錦濤:先進性教育活...
 · 嬌艷(蔡輝 攝影)
 · 西藏風光 攝影:蔡綱...
“書”寫人生
     □劉泉鋒
    書,在我的生命中不可或缺。說它是我人生路上的重要伴侶,是我前進道路上的燈塔,是我笑對人生的精神支柱,一點都不為過。甚至可以說,它就是我的生命。時常在想,作為一個農民的后代,經歷了那個一窮二白、是非顛倒的年代,不是書的陪伴,走到今天,又會成為一個什么樣的人呢?雖不可而知,但肯定有所不同。
饑惡的面包
    上小學一年級的時候,語文課本的第一課只有五個字,那就是“毛主席萬歲”。第二課、第三課以至于后面,都是一句政治性口號。從小學到初中,課文全是“紅色”的文章,看不到山川河流,看不到藍天白云,看不到樹木小鳥,更看不到人性化的生活畫面。枯燥的書本讓我們對課外書產生了強烈的渴望,一旦拿到大人給的零花錢,都會跑到十五里外的縣城去買書。那時,大姨家藏著一些圖書,所以一到星期天或放長假的時候,我都會步行七八里去大姨家,躲在光線暗淡的窯洞里,興奮的啃那些老書。應該說,那是我孩提時代最高興、最幸福的時刻。
    大姨看我酷愛讀書,就想盡一切辦法找村里的文化人借書,我因此讀了許多文學名著,像《林海雪原》、《苦菜花》、《野火春風斗古城》、《青春之歌》等,很多國內的名著我都一一拜讀。遇到不認的字,我就問大人或查字典。記得拿到一本《呂梁英雄傳》時,我正在上小學五年級,本來識字就有限,加上那本書的印刷是縱行繁體字,讀起來就非常吃力,往往是只能揣摸文章的大意,就那已經讓我高興得忘乎了所以。我常常是書不離身,白天吃飯看,晚上睡覺看,最舒心的時刻是等奶奶做完了家務,把煤油燈放到我枕前的炕臺上,我會抱著書直看到酣然入睡。從小學到初中,名著我是看了一部又一部,有的名著是看了一遍又一遍,看完了這遍看那遍,今年看完了明年看,僅一本《呂梁英雄傳》,從小學到初中,我讀得不下十遍。那真是越看字認得越多,越看心里越明白,越看心里是越敞亮,因此懂得了好與壞、美與丑、善與惡……
    書本讓我的心田豐富多彩,很多很多的故事都藏在我的心里。小朋友們最愛聽我講故事,那些故事他們都不知道,聽我講比聽老師講課還安靜,而且追著屁股要你講,我因此成了孩子王,成了他們的主心骨,連大人遇到了與孩子有關的事情,都要找我商量。我因此更愛讀書了。
愛情的憧憬
    在很小的年齡里,我就喜歡書中的女主人公,思念和眷戀她們超過了一切,那是趕也趕不走,揮也揮不去。我曾跟著《林海雪原》中的女解放軍戰士小白茹走進了林海雪原,與其說是希望她與偵查小分隊隊長少劍波相親相愛,倒不如說是自己與小白茹在進行著一場死離死別的愛情。小白茹的形象白天黑夜都浮現在我的腦海里,她的漂亮、美麗、溫柔、善解人意,天使一般,我渴望自己長大以后找老婆,能像小白茹一樣,但后來終于知道,現實生活中不會找到像小白茹這樣的女孩,藝術的標準往往會高于現實,它經過了升華,經過不同人不同思維的豐滿,她是一個典型的藝術人物。
    《青春之歌》這本書讓我結識了一個背景復雜,但美麗、動人、不向邪惡低頭的林道靜。她是一個由小資產階級知識分子成長為共產主義戰士的藝術典型,她敢于與封建家庭決裂,與自己的小家庭決裂,與“自我”決裂。她把個人的命運同國家、民族的命運緊緊結合在一起,寫下了壯麗而輝煌的青春畫卷。她的經歷讓我十分同情,他對愛情的追求更讓我感動。她成了一代青年擇偶的榜樣,成了一代青年人的夢中情人。那時我就堅定了自己的目標,找愛人一定要找像她這樣堅強而美麗的女性。
感謝生活讓我得到了真愛。我的愛人在學生時期就是一朵燦爛校花,她的家庭情況比我要好許多。為了我,她放棄了考學,隨我流入社會人生。多年來,她為我生兒育女,為我操勞家務,生活剝去了她的青春,但她毫無怨言。我的愛人雖然沒有小白茹、林道靜那樣的唯美,但她的溫柔、善良、善解人意,面對生活的壓力不屈不撓、樂觀向上的態度,讓我感到了幸福和滿足。后來我想明白了:她就是一個真實的小白茹,她就是一個真實的林道靜,感謝藝術對我的饋贈!
創作的動力
    可以肯定地說,因為讀書讓我產生了無限的想象力,讓我愛上了文學,走上了業余創作的道路。八十年代初期,我高中畢業回到鄉下,那時還是集體化,還有生產隊,生產隊里還記著工分,想寫東西只能鉆空子。于是三伏天別人歇晌,我卻汗流浹背爬在桌上寫我的小說;冬天的夜里,暖被窩的誘惑是那樣強烈,但我堅持在寒氣入骨中爬格子。1987年,我的短篇小說處女作,描寫我東北被俘軍人與日本細菌試驗進行殊死抗爭的《生命》在《洛神》雜志上發表,很快被其它刊物轉載。作品中主人公的不屈和愛心震撼了人們的心靈,全國各地幾百位讀者紛紛給我寫來了熱情洋溢的信,他們的中有工人、農民、教師、解放軍戰士等。一年后,經著名作家吳若增和著名編劇、導演許瑞生改編,《生命》被天津電影制片廠電視部改編成電視劇《馬魯他》搬上屏幕。這些,讓我感動,讓我的家鄉的父老鄉親們感動,在這塊貧瘠的土地上,我感到了生活的價值所在。
    文學創作讓我讀書越來越多,我創作的路子野越來越寬,在十年間寫出了很多作品,在《青年文學》、《時代文學》、《莽原》等諸多文學期刊上發表作品百余萬字,并屢屢獲獎。1990年,《二梗的冬天》獲河南省青年文學優秀作品獎;1996年,《漢山保護神》獲首都十家報社舉辦的全國優秀報告文學獎,還在人民大會堂受到當時國家重要領導人的接見;2001年,《人生細雨斜斜飛》獲人民文學雜志社全國青年文學大賽一等獎,后被多家刊物改編和轉載;2001年,《愛情》獲河南省優秀文化成果獎提名。很多作品還被雜志社評為“本期最受讀者歡迎的作品”。1990年我加入中國作家協會河南分會。1991年我經省作協推薦,入北京魯迅文學院作家班進修。
    文學改變了我的命運,也讓我走進了生活的另一重天地。多年后我被當地的一家黃金企業聘用,開始了公文寫作,文學創作練就的扎實的文字功底,讓我工作起來駕輕就熟。2006年,我被借調到市國土資源局文秘組工作至今。每每回到鄉下,碰到村里的老人,他們總會這么夸我:“這孩子從小就愛書,書沒白讀呀,是書讓這孩子有了出息。”
真的,老人們說的有道理,我應該感謝書籍。
訊址:河南省靈寶市函谷路56號國土資源局

河北快3最大遗漏